一、委婉语概述

委婉语(Euphemism)是人类语言使用过程中的一种普遍现象,是人们谈论那些令人不快或尴尬的事情时所使用的较为礼貌的说法。它是一种修辞格,更是一种文化现象。总的来讲,英汉语言在很多方面都存在着共同的禁忌,如死亡、生理行为、生理缺陷、职业、疾病、外交辞令等,但由于文化传统的差异,相同的领域可能又存在着不同的表达或程度的深浅。而且中西方在文化上存在着一定的差异,这就导致了委婉语所承载的文化信息有所不同。本文将从英汉委婉语表现方法及构造手段的对比入手,进而探讨委婉语互译的技巧与方法。

二、英汉委婉语的一般表现方法

委婉语作为一种修辞格,既是一种“手段”,也是一种目的。大量的英汉委婉语运用了各种各样的表现手段来达到“委婉”这个目的。

(一)借助隐喻法

英文中人们常借助生动而又通俗的隐喻来婉转、幽默地表达自己的说话艺术。如After three days in Japan, the spinal column becomes extraordinarily flexible. 作者把日本人习惯于鞠躬说成 “the spinal column becomes extraordinarily flexible”, 十分幽默有趣。在汉语中,“墓地”被比作“人生后花园”。除了把“死亡”比作长眠安息外,汉语中还把“死”比作像神仙一样“仙逝”、“仙游”;或用“星陨”、“花落”来比喻伟大人物的逝世,以表达无限惋惜和崇敬之情。“墓地”被比作“人生后花园”。

(二)迂回陈述法

对于有伤大雅、令人不快的话,人们常借用迂回陈述法拐弯抹角地来表达,旨在文雅,如:

We have three main difficulties with regard to those terms. “Three main difficulties”, 实际上是拐弯抹角地说我们“有三点反对意见”。汉语有时为增强语意、文饰辞面或者为了达到讽刺或戏谑的目的,会运用折绕、兜圈子的方式来代替直截了当的表达方式。人们不直说某人“理论水平差”,而说“理论水平亟待进一步提高”;不直说“不赞成某个观点”,而说“有待商榷”。

(三)降格处理法

人们对于严重的事态,有时故意轻描淡写,降格处理,以达到委婉效果。如:In private I should merely call him a liar. In the press you should use words: "reckless disregard for truth". And in Parliament----that you regard he "should have been so misinformed".把一个liar(说谎者)说成是“reckless disregard for truth”或“should have been so misinformed”,是一种典型的降格陈述处理法。汉语中也有与其极其相似的委婉语表现手段,比如人们用“青少年失足”代替“青少年罪犯”,用“工读学校”指代“对有较轻违法犯罪行为的青少年进行改造挽救的学校”。出于礼貌和策略而使用的委婉语大部分运用了这种方法。

三、英语委婉语构造手段的差异  

(一)英语委婉语独特的构造手段

(1)缩略法

如用WC代替water closet(厕所),用ladies 代替ladies' room (女厕所),用out代替out of work (失业);undertaker 代替funeral undertaker (葬礼承办者)。甚至有些原本就是委婉语的也一再省略,如B.O.代替body odour (狐臭)。

(2)重音转移

Laboratory (实验室)的重音后移是个典型的例子。原来重读在第一个音节,同lavatory(厕所)的读音相近,为了避免不愉快的联想,就把重读后移一个音节。

(3)字母拼写。

由于英语是拼音文字,所以可以使用字母拼写来代替直白地将单词发出,以达到婉转地传达意思的目的,以下的对话便是一例:

A: He's not so smart, I think.(我觉得他不聪明。)

B:Well, S-T-U-P-I-D, actually.(实际上是S-T-U-P-I-D,愚蠢的。)

(4)借助时态

英语中常通过过去时态来表达委婉,这是因为人们把现在与表达现在的事物和思想等同起来,而使用过去时则模糊了时间,以此来表示婉转、客气。如果提个要求,一般不说 I want to(我想要), I wonder(我想知道),而I was wondering则可以使语气更委婉一些。

(5)借助情态动词

英语时常借助情态动词would, should等构成委婉语。如 “I would like to hear your views.” “There's something I would advise you to consider in the program.”

(二)汉语委婉语独特的构成方式

(1)拆字法。如:张俊氏道:“胡子老官,这事你作法便了,做成了,少不得言身寸”。(“谢”拆开后即“言”、“身”、“寸”)。(《儒林外史》第32回)

(2)歇后语法。人们在做一些消极评论时,常会借助一些歇后语来缓冲过于直白的语气,以达到委婉的目的。例如,某新上任的领导能力比较差,职员对之不满,于是这样评价:“孙经理呀,也只不过是猪八戒的脊梁----无能之背(辈)”。

(3)换字法

例如,北方话口语中常说“扯蛋”,书面语转写时,换成“扯淡”。

(4)符号替换法。例如:“X 你妈!你怎么不说话,哑巴吗?”

(5)反义法。所谓反义就是指与禁忌语的意义相反。例如中国的四川仪陇客家人因忌讳醋字, 于是把“ 醋” 说成“ 甜子”。再如广州人把“ 气死我”说成“ 激生我”; 把“ 笑死我” 说成“ 笑生我”。显然,生与死是反义词,这里用“生”避开了“ 死”。

四、英汉委婉语翻译策略探讨

(一)直译法

虽然英汉委婉语存在一定差别,但在两种语言中存在着大量相同或相近的委婉语表达,在翻译过程中,译者应尽可能采用直译的方法,力求保持原文的意思与风格。

例如:(凤姐儿低了半日头,说道:“这个就没法了!你也该将一应的后事给他料理料理。冲一冲也好。”)尤氏道:“我也暗暗地叫人预备了。就是那件东西,不得好木头,且慢慢地办着罢。”(曹雪芹:《红楼梦》,第十一回)

原文中用迂回陈述法将“棺材”婉转地说成“那件东西”,以达到委婉效果,因此译成英文时也可以直接用“that”来代替“coffin”.

译文:I've secretly sent people to get things prepared. But they haven't found good wood for that yet, so we have to wait.

(二)套译法

英汉两种语言中虽然有些委婉语的表达方式有所不同,但却可能根据彼此不同的文化背景有其相对等的表达,此时就可以用套译的方法加以翻译。例如当某人的裤子拉链忘记拉上,就可以提醒他说:you've lost your license,翻译成中文,我们可以套译为“你的前门忘记关啦”。

1.根据不同文化判断是否有委婉必要

委婉语具有文化性、民族性、地域性等特点。不同地方的历史文化不同,其风俗、禁忌也有所不同,因此在翻译中也要注意区分。

比如: You're taking it too hard,there's no disgrace in being a love child.

在西方文化中,love child是极具浪漫色彩的“爱情之子”,而在汉语言文化中对“私生子”却并没有那么开明容忍,因此对本例进行翻译时就应进行如下处理:

译文:你对这事看得太严重了,私生子并不丢人。

2.文体、语体、感情色彩等方面的考虑

在进行委婉语翻译时,应注意区分委婉语不同的感情色彩、适用的文体语体、说话人的身份及所指对象的年龄、性别、身份、教育程度、职业、习惯等。

如:When I was only 7 years old, my grandma passed away.

原文为非正式语体,若翻译成“寿终正寝”、“亡故”或“仙逝”等,显然是不太适宜的。我们应该将它翻译为:“在我七岁时,奶奶便去世或过世了”比较恰如其分。

另外,同一委婉语在各自的语言中有几种,甚至多种表达方式,在翻译中应根据文体、语体、感情色彩等区别对待,正确理解,合理翻译。比如“死”、“大小便”等在英语中有上百种委婉说法,应该根据不同场合正确理解。


英汉委婉语比较与翻译探讨: http://insuns.com/article/1953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