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翻译(本文特指实用文体中译英)只是拿一些除了自己什么人都看不懂的东西去糊弄那些除了中文什么文都看不懂的人的话,当然可以恣意任性、自“译”其是,但若真把翻译当作一门严谨的科学,就必须遵守翻译的基本准则,不可自以为是乱翻一气。

哪些翻译不能“翻”只能查呢?

一、 专有名词

既然是“专有”的,便必须专名专用,一一对应。我们在翻译中常遇到的专有名词有:

1、 单位名称

译例1:国家知识产权局

错译:State Intellectual Property Bureau

正译: Stat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fice ( 简称:SIPO)

把“局”译成Bureau,这就是最典型的按“字”直“翻”的例子,殊不知,国家知识产权局早有通行于世界的官方定译,如果按照错译推出去,外国人还以为是中国一个什么新设的机构呢!

理论上讲,所有的单位名称都应该专名专译,这样才不致产生混乱,但实际上,由于我国国际化程度仍处于基础阶段,拥有约定俗成的英文定译的单位还是少数。这些单位包括:

(1) 国务院和中央各部委及直属机构,由于对外交往的需要,早就形成了一套名称体系。

(2) 在民政部注册的各社团机构,好象大多数社团机构的组织章程中都包括有“英文名称”一条,这就迫使其从成立那日起便产生了一个英文定译。

(3) 大多数学术科研机构,也许是文化素质相对较高和对外交流较多的原因吧。

(4) 越来越多的大型企业。随着中国与世界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加快,越来越多的企业单位意识到把自己用英文包装起来向全世界推销的重要性,其中包括起一个好听的固定的英文名。

(5) 其它涉外的或国际化意识较强的单位

毋庸置疑,如在翻译时涉及到这些有固定英文名的单位,必须老老实实地去查出这个英文名,一字不漏一词不改地copy过来,而不可自作主张,给它翻译一下,如:

原文:浙江双鸽华凯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正译:Zhejiang Double-dove VITALCARE Medical Device Co.,Ltd.

误译:Zhejiang Double-dove Huakai Medical Device Co.,Ltd.

2、 地名

我国的地名译名体系由于一直存在着是全拉丁化(即将整个地名全部用汉语拼音来表达)还是采用英译名(即专名部分用拼音,通名部分用英译)的争论,所以难以避免地一直混乱下来,民政部门坚持地名拼音化,而且把它抬高到维护民族尊严的高度,所以至今,中国各地能看到英文路标极少,即使有也是错误百出,因为是偷偷摸摸的,没有得到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面对这种情势,我们搞翻译的想统一也难,只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但是,作为一个富有敬业精神的翻译,我认为在翻译一个地名前,最好还是到GOOGLE中查查,有没有官方定译,如没有,再看看有没有最普遍的译法,尽量采用多数人使用的译法。我有一次翻译到“金茂大厦”,这幢中国第一高楼在网上流行的译法有Jinmao Building, Jinmao Mansion, Jinmao Tower 等三种,用哪一种呢?我后来找到了中国金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网站,作为金茂大厦的业主,在这个网站中出现的金茂大厦英译名当然就是官方定译了,所以我按这个原则选择了Jinmao Tower。

3.人名

人名的翻译相对简单些,我们对国人的译名现在通行的方法是采用汉语拼音,只要他本人没有自备英文名,或者就是有英文名(像时下很多白领,或者像笔者之类的)但其英文名在国外流传不广的,都不妨用拼音,但对于在国外英文名流传甚广的,像丁垒(William Ding), 张朝阳(Charles Zhang),以及历史名人、港台人物等,还是要查,否则可能无法对号入座,对我们周边国家采用汉字作为姓名的,如日本、韩国、越南等的人名,更是非查不可,否则一定会驴唇不对马嘴,如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英译是: Junichiro Koizumi,金正日,英译是Kim Jong Il。

二、 除了专有名词外,有些外来词或外来句也是不能乱翻的,一定要按“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的原则溯源到其英文原文,随着我国国际化程度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国际科技、法规、标准、贸易方面的信息译成中文在国内传播,这些信息有些以词的形式,有的以句子的形式,有些干脆就整篇整篇地在国内广泛引用。

碰到这种情况,如果能查到原文却不去查,一则吃力不讨好,二则翻译不地道。

比如,笔者所在翻译公司曾接到一个翻译国家标准的业务,里面有这样一段:

“国际标准化组织(ISO)是由各国标准化团体(ISO成员团体)组成的世界性的联合会。制定国际标准工作通常由ISO的技术委员会完成。各成员团体若对某技术委员会确定的项目感兴趣,均有权参加该委员会的工作。与ISO保持联系的各国际组织(官方的或非官方的)也可参加有关工作….”

一线翻译拿来后二话不说动手就翻,但其实这段话直接就是ISO文件中的原话,被人译成了中文放在这里而已,原文是:

ISO (the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 is a worldwide federation of national standards bodies (ISO member bodies). The work of preparing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is normally carried out through ISO technical committees. Each member body interested in a subject for which a technical committee has been established has the right to be represented on that committee.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governmental and non-governmental, in liaison with ISO, also take part in the work.

如果说过去由于我们闭关锁国,有“中国特色”的东西很多,译者只能站在主观立场“自由翻译”,但是近几十年来,随着我国经济和社会与国际接轨的程度越来越高,我们平时遇到的文字其实基本上都可在国外找到其“原身”或影子,有好多有关质量、技术方面的东西甚至可以说完全是国外资料的翻版,此时,要想拿出好翻译,查找“原身”才是根本。

比如,笔者曾在翻译一个企业的质量手册时碰到这二个词:巡检、首检;这两个词都是新词,词典中查不到,如果按字面直译成patrol inspection和first inspection 就偏离了其原义,巡检的英文原身是:In-process check, IPC,首检的原身是:First Piece Inspection , FPI 或 first article verification, 简称:FAV

当然要到英语中查到中文新词的原身或对应词绝非易事,有时候可谓呕心沥血!

“查译”的传统工具是各种词典,但词典尤其是汉英词典的编撰远远落后于翻译的需求,许多新词是查不到的。

笔者首选的“查译”辅助工具是Google,只要方法得当,不怕麻烦,几乎没有“查”不出的。

比如,前而提到的“首检”就是笔者煞费苦心在互联网上查出的,因为所有的词典都没有收录。

有了网络,使得“查”译变得切实可行,我们可以充分利用Google的全文搜索技术,让中英文“原形毕露”,现在又出了个“中国译典”,几乎纯粹就是为“查”译而制造出来的。

中国译典的编撰方向之一就是把大量英译中技术资料放到数据库中,然后方便翻译人员通过中文关键词回溯到英文原文。这在国内是绝无仅有的。虽然“译典”现在还处于雏形阶段,但其对翻译人员的意义和价值却非同一般。

许多翻译员对我说,你的译典太好用了,有些还说,我对译典已经非常依赖了,没有译典我都不知道怎么翻译了,我想他们不是在打诳语,因为我自己也深有同感,没有译典就好象鱼儿离开了水。查译典并非都是因为不懂,有些是为了寻找其定译,有些是为了挖掘其“原身”, 有些是为了追求更地道的表达,有些则是为了寻求表达上的变化。

当然,并非所有译员都有这种感觉的,因为译员有敬业与不敬业之分。我虽然有十来年的翻译经验,然而一篇千把字的译稿却可能让我使用“中国译典”达几十甚至上百次,而那些只有三四年翻译经验的“二流翻译”却居然常常自豪地说,这篇翻译我没查一次字典,厉害吧!

在实用翻译领域,尤其是中译英方向,好翻译是查出来的,而不是翻出来的,要成为翻译高手,你得首先成为一个查询高手,信否!


经验推荐:好翻译是"查"出来的: http://insuns.com/article/194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