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学外语的人往往把现场口译作为“最高境界”。能在现场流利地进行口译(包括交传、同传)往往令人羡慕不已。然而,这种被视为“金饭碗”的口译能力却很难获得。真正的一个好译员要经过严格的训练才能学会如何进行译前准备,如何进行口译记忆和逻辑整理,如何进行双语间的转换。在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培养合格的口译人才有助于加强中外经济、文化、科技、教育等多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在工资收入方面,一个口译译员比其他工作人员多几十倍。新颖独特的工作方式和环境,加上无数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几乎一夜间使口译变成了黄金职业。针对社会的这种需要,在国家人事部统一规划下,中国外文局组织实施了全国翻译专业资格(水平)考试,教育部也相应推出了外语翻译资格证书。于是,全国翻译专业资格证书与全国外语翻译证书就构成了目前我国翻译行业的认证体系。这两大权威翻译证书都为翻译从业人员提供了能力等级标准,将笔译、口译作为两大考核内容。一时间,为了能登上口译这一黄金职业的航船,参加考试和各种培训的人员络绎不绝。


但是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口译译员必须要有长期的积累、系统化的训练和不断的自我操练。“罗马不是一夜建成的”,口译译员必须要经过一个艰苦的学习过程。这种学习和积累可以使译员在大脑里形成一个计算机硬盘,而现场处理各种任务的能力如同计算机的内存,从大脑中提取所储备知识的过程长短、快慢就像计算机的应用程序和微处理器。换句话说,口译就是通过译员在极其有限的时间内,听辨源语,进行理解和解码,然后进行信息存储,再在头脑中转换信息,进行信息编码,最后创造性地用目标语“复述”给听众的一个过程。口译的时间性和加工过程很复杂,同时要求译员熟练地掌握各种专业技能,如顺句翻译、合理断句、重复、加减语义、句型意群重组、快速笔记等等。而且交替传译和同声传译口译的要求又同中有异、异中有同。译者可以被定义为“操双语的中间人,不同语言社团的操单语者进行交际时,他扮演中间角色”(Derrida, 1983)。也就是说,译员把甲语言传递的消息解码(decoding),然后用乙语言将该信息编码(re-encoding)。通过一系列的训练,译员拥有了强大的和一般人不同的感官能力和经验能力,这两种能力在口译的过程中通过现场的刺激得到最大限度的“复活”,充分调动记忆系统中所学过的知识来解码和编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口译不仅仅是一个“回忆”或“复活”的过程,也是一个“创造”的过程。


要最大程度地学会“创造”并合理地“创造”,是合格译员的终极目标,通过考试获得证书并不意味着达到终点。要做到这一点,学习者必须谨记:


1.不能死记硬背,而要活学活用。


2.用所有可以得到的语料做练习,知识面广泛。


3.译员的职责是帮助交际,翻译时不能越职。


4.翻译自己理解的,绝不杜撰。


5.译文前后连贯,可以自圆其说。


6.不间断地自我学习。


如何掌握外语最高境界“现场口译”: http://insuns.com/article/19042-1.html